第一百三十四章 扛鼎

  “这样吗?”

  三藏大师目光微阖,他深知交浅言深是大忌,但还是忍不住说道:

  “不受控制的力量并非力量,而是隐患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姜子柔点头道,但如何去除、如何掌控,她现在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但这些力量既然是从六天魔界而来。

  答案也应该是在六天魔界之中。

  “阿弥陀佛…”

 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冷淡,三藏大师伸手,擦干净脸上的血迹,双手合十,道了一声佛号。

  他正要谢过姜子柔的一番指点。

  让他收获颇多。

  但东边的房门一下子被推开,小豆丁嘟着嘴,叉着腰,气呼呼的走进来。

  苏离跟在身后,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裙子。

  等她看见三藏,眼中便泛起兴奋,蹦蹦跳跳的走到佛子跟前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这不是当年的小和尚嘛…一别千年不见,怎么老成这个模样。”

  …这头蠢龙估计只能在寿命和外貌上得意两下了。

  苏离一如既往的小孩子性格。

  三藏大师自然不会和她计较,只是脸上泛起一丝笑意,淡淡道:“祝贺施主,脱离樊笼,重返自由。”

  他轻轻行礼。

  然后低头,看到了苏离身旁的小豆丁。

  姜雨晴身上的衣服沾着水,衣服领子乱糟糟的,肉乎乎的脸蛋上沾着灰,像是刚才摔了一跤。

  小豆丁虽然出生皇室。

  但好吃懒做,皮糙肉厚,一点也没有寻常公主那样的娇气,皮实的很。

  看到这老和尚正慈眉善目的看着自己。

  小豆丁丝毫不怕。

  她叉着腰,瞪着眼,嘴巴鼓鼓的,毫不示弱的和老和尚对视。

  三藏挪开目光。

  小豆丁眉开眼笑,拉着姜子柔的手臂,“看,我把这个大和尚吓跑了,威风不?”

  “去、去!”

  姜子柔扭腰闪开,看着姜雨晴黑乎乎的小手,有些嫌弃:“别把我衣服弄脏了。”

  “这是恒皇的女儿…”

  虽然是发问,但语气中充满了笃定。

  “正是。”姜子柔点头,摸了摸小豆丁的发髻,“今年八岁了,还是笨的像个小狗狗似的。”

  “这个给她好了…”

  三藏佛子脸上的笑容愈发和蔼,老人一般都挺喜欢小孩子,他似乎也不例外。

  他蹲在地上。

  手中一串佛珠,戴在小豆丁脖颈上,又伸手,帮她把乱糟糟的领口整理好,洒下一片佛光,身上的污渍瞬间消失。

  “哇!”

  小豆丁眼睛瞪大,看着自己身上的变化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“爷爷,你是街上变戏法的吗?”

  她抱着三藏大师的一根手指,仰着脑袋,巴巴的问道:“能不能把刚才的法术教给我呀…这样妈妈以后就再也不会说我是脏小孩了。”

  “哈哈…你若是想学,不若入我…呃。”

  三藏话说了一半。

  看到另一旁,姜子柔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  他顿时楞住,无奈道:“你要是想学的话,可以找你的姑姑,她才是真正的大神通者…”

  三藏抽回手指。

  这一趟,他收获颇为丰富,感慨良多,到现在,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返回悬空寺中。

  闭关,准备突破圣人境界。

  “这次多谢小友了…”

  他认真向姜子柔行礼,语气中带着感激。

  “大师不必多礼。”

  看破藩篱,姜子柔同样收获不小,这次论道,算是双赢。

  “此番回到悬空寺中,便打算准备突破圣人境界,下次再见面的话,不出意外,就应该是在新世界中了。”

  “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新世界有缘再见。”

  姜子柔微笑着点头。

  三藏佛子行事果断,不再多说,转身化成一道佛光,彻底不见踪影。

  姜子柔在藏经阁中和苏离、姜雨晴两人玩闹小会儿。

  到了傍晚。

  把姜雨晴送走之后,姜子柔神色珍重,对苏离道出了自己未来一段时间的打算。

  “什么!?魔界…”

  苏离脸上满是惊愕,不解的问道:“好生生的去那里干嘛?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。”

  她的父亲就是死在魔界高手手中。

  时至今日,千年时光匆匆。

  当提到魔界,苏离心中亦是充满了恐惧。

  “无妨”姜子柔轻声解释道:“我修行魔功,哪怕是进入魔界,也不会露出跟脚,这你不必担心。”

  见到苏离脸色还是有些难看。

  她无奈道:“而且,我的实力,你还不了解吗?”

  “好吧…”

  她们相识多年,彼此之间的脾性自然是知根知底。

  苏离张开双臂。

  姜子柔上前轻轻拥抱,良久之后,两人分开。

  姜子柔摆摆手,留下一道美不胜收的背影,亦是转身离去。

  ……

  回到皇陵。

  轻车路数,再次返回到魔窟之中。

  这里空旷一片,暗沉不见天日。

  几条粗大的黑色玄铁锁链从空中垂落,末端沾染着少许暗红色血迹。

  在这些锁链的尽头。

  一尊青铜四足圆耳方鼎悬浮在空中。

  元气自行环绕,庄重而古老。

  “当初的那口鼎…”姜子柔落到大鼎之上,看到方鼎的耳朵上果然缺失了一小块。

  她从储物空间里拿出那片断裂的铜块。

  轻轻的抛出,一股无形的引力自然生成,将其牵引过去。

  “咔嚓!”

  清脆的响声从铜鼎之中传来。

  姜子柔目光凝重,看到两者严丝合缝的结合在一起,光辉流淌,铜鼎变得完整,愈发庄重威严。

  “起!”

  姜子柔向前一步。

  伸手抓向铜鼎的把手,这块铜鼎高约莫半人,但重量却有点匪夷所思。

  姜子柔虽然看似身材纤细,腰肢盈盈一握,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女。

  但太武真身、龙象般若这两门功法已经被其修行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之中。

  绝非表面上看起来这样的人畜无害。

  再加上凰血、不灭等天赋的加持,以及周身流淌的滂湃元气,就算是一座山出现在姜子柔面前,她也能将其抬起。

  “给我开!”

  气息鼓荡,衣衫猎猎。

  元气在身周剧烈流转,发出呼啸而至的破空声。

  姜子柔瞳孔泛红。

  如玉般的肌肤上青色脉络隐约可见,长发倏的披散,如同黑雾。

  “咔嚓!”

  青铜巨鼎轻轻震颤,在姜子柔的无边巨力之下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