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坤

  蛮荒界·雾峰道域

  天空晴朗,大地一片干裂,只有在远处起伏的几片山脉上能看到些许苍翠。

  神曦涌动。

  不时之间,体型磅礴的大妖从山脉上掠过,巨鹏、青鸟、雷神…散发着赫赫神威,宛若神明降临。

  其中不乏一些相当于圣人境界的妖王。

  “神武地窟还是没有消息吗?”

  天空上,几道身影落下,两男一女。

  男的发丝青翠,身材挺拔,穿着夺目的羽衣。

  女的同样婀娜,面容白皙如玉,一头金黄色的发丝披散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  刚才的问题正是那位有着金色发丝的女子所问。

  “说起来,神武地窟千年一开,到目前为止,确实应该还有一段时间。”

  另外一个黑色长发的男子温柔道。

  他身材高大,接近两米,柔顺的发丝垂到肩膀,胸前衣襟微微敞开,露出小片的胸膛。

  “真不知道神武地窟即将出世…宗门让我们这些人来这里干嘛!?”

  金色长发的少女嘟着嘴,脸上满是不爽的表情。

  “有那些师叔师伯在,我们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。”

  “话是这样说…”

  有着青翠发丝的男子名叫苍鸟,他此刻眺望着远方那些散发着滂湃妖气的身影,满怀向往:

  “传说神武地窟中的机缘分为天地玄黄四种,地级玄级的机缘不敢奢望,但即便是只获取到少许黄级机缘,便足够省却千百年苦修,踏入到圣人境界了。”

  “虽然你血脉一般,实力也不强,但毕竟是我青峰圣山的核心弟子。”

  那金色发丝的少女看似娇弱,隐隐之间,却是三人之间的领头者。

  说话心直口快。

  “拿到最差的黄级资源,还是很有希望的。”

  她这话虽说是安慰,但在苍鸟耳中听来,却未免有些刺耳。

  少女却是毫不在意。

  侧身看向另一旁的黑发青年,眼波款款,流淌着特别的情绪:

  “倒是玄蛇师兄若是参与其中的话,必然能获得玄级甚至是地级的奖励也说不定呢。”

  听到少女的一番话语。

  苍鸟的脸色有些落寞,张了张嘴,却没多说什么。

  “多谢明兮师妹的一番好意…”

  倒是玄蛇却很有自知之明的笑了两声。

  “只是,神武地窟竞争激烈,就算是大圣也有陨落在其中的风险,每每开启,吸引无数天骄前来,我虽然自认不凡,但能拿到玄级的奖励,便已经很开心了。”

  “不嘛!”

  少女娇声道:“玄蛇师兄你太谦虚了…”

  她刚要张嘴。

  却敏锐的察觉到一片灰雾正从远方迅速涌来,眨眼之间便来到三人眼前。

  几人面色微变。

  施展身法,化成几道流光,转瞬消失在原地,再次出现,已经是在十多里开外的地方了。

  “是灰雾高墙…”

  苍鸟面色苍白,身材瘦弱,但看上去很博学:

  “传说人族就是从灰雾高墙的另一面前来的。”

  “一些奴隶罢了。”

  金明兮撇了撇嘴,脸上却有些兴奋:“你们就不想知道,在这片灰雾高墙之后,到底有什么吗?”

  “听说是一片贫瘠的小世界”

  玄蛇思索,食指摩梭着下巴,声音低沉:

  “也有传言说,这片世界中隐藏着很多秘密,甚至是古代失落的至宝。”

  “都是些传言罢了…”苍鸟摇头道:

  “这些消息都是从人族口中传来的,至于这片小世界,数千年来,从未有过妖族深入其中,一半原因是里面实在元气稀薄,另一半的原因则是这诡异的灰雾高墙,贸然深入其中的话,很容易迷失。”

  “从未有妖族进入过其中…”

  听到这番话,金明兮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
  “这灰雾高墙很危险的。”

  他们三人自小时候便相识,看到金明兮的这番神态,苍鸟便已经猜到了这少女的想法。

  然而。

  话音刚刚落下,灰雾涌动,一条窄窄的道路出现在几人面前。

  几人面面相觑。

  ……

  “轰!!”

  皇陵之下。

  偌大的铜鼎被姜子柔抬起,滂湃的元气流动。

  缓缓将其炼化。

  因为不灭天赋的原因。

  炼化这些兵器,对于姜子柔来说很简单,过程也很粗暴。

  只需要用自身的元气充盈在其中便可。

  让姜子柔略感惊讶的是,这座大鼎不知是用什么材质炼制而成,不仅重若泰山,容纳的元气更是海量。

  姜子柔花费了好大的功夫。

  这才完成了对这尊大鼎的祭炼。

  整个过程花费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。

  “收!”

  姜子柔轻巧的落在不远处,脸上是满意的笑容。

  她一招手。

  这座大鼎在空中旋转两圈,如臂使指,缩小数百倍,化成指肚大小,轻巧的落在姜子柔手心之中。

  鼎的正面用古文书写“乾”字。

  背面则用同样的古文书写“坤”字。

  “那便叫你乾坤鼎吧…”

  把指肚子大小的铜鼎掂量两下,关于这座鼎的信息也出现在姜子柔的神念中。

  这座鼎名为乾坤。

  鼎内自成一片小世界,故此,可以炼妖、镇魔、诛邪、防身…妙用无穷。

  只不过想要将其炼化的话也是难如登天。

  不仅需要撼动世界的庞大力量,还需要滂湃到海量的天地元气。

  而想要将其催动,所需要的神念更是能直接把圣人给榨干。

  也怪不得当年姜太祖功参造化。

  都那这座铜鼎毫无办法。

  也就姜子柔这样修为通神,在各个方面都能做到登峰造极的怪物,才能勉强使用。

  “自成世界…”

  姜子柔探出一缕神念,沉入铜鼎之中。

  果不其然,一片荒芜的世界出现在她的面前,只有百丈方圆,莫说天地元气了,就连生命必须的空气都没有多少。

  “再破败的小世界也是潜力无穷。”

  毕竟这座铜鼎是在这里荒废千年,姜子柔对这般景象早有预料。

  “只要能获得足够多的天才地宝,这片小世界内的元气更加充裕,规模扩大,相应的,这座铜鼎威力也会随之提升。”

  “…可成长型的兵器,实在是罕见无比。”

  她忍不住感慨万分,脑海中有灵光闪过。

  “若是鼎内自成一片小世界的话…那我岂不是可以把签到地点设置在其中?”

  她眼睛放光。

  认为这件事情大有可行。

  在之前的时候,姜子柔并非是没有进行过类似的尝试。

  将签到地点设置在一些可以随身携带的道具中。

  但结果显而易见…

  全部以失败告终。

  但如今,既然乾坤鼎中内蕴小世界,那么理所当然的,这次的尝试应该没有问题。

  “系统,将签到地点设置在乾坤鼎中!”

  “叮!”

  “日常签到地点设置未乾坤鼎,今日剩余打卡次数为一。”

  “签到!”

  约莫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,再次签到,姜子柔隐隐有些兴奋。

  “叮!恭喜宿主,日常签到成功,获得道具:魔云果”

  【魔云果:蕴含大量精纯魔气的果实,一般只生长在魔气浓郁的山谷之中,对于普通的人类来说是剧毒之物,对于实力强大的魔族或者魔道修士来说则十分大补,据说味道非常鲜美,以至于让一些修士不惜身死,也要品尝。】

  出现在姜子柔手心中的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果子。

  有点像是苹果。

  约莫半个巴掌大小,表皮是略带透明的紫黑色。

  一股甘冽的清香传来。

  “咕咚!”

  姜子柔鼻子轻轻抽动,咽下一口唾沫,正如系统所注明的,味道确实很不错。

  随手将其收好。

  姜子柔并没有打算现在立刻享用。

  “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签到获得和魔界有关的东西…”

  她环顾四周。

  周围暗沉一片,带着血色倒钩的铁链从空中垂落,看起来分外狰狞。

  “是因为环境改变所带来的变化吗…”

  她心中有了猜测:“这倒是有趣,说不定在某些奇特的地方,即便是日常签到,也能得到些好东西。”

  乾坤鼎的出现。

  一举多得,解决了姜子柔目前面临的两大难题。

  首先,是签到地点有了着落,方便了不知多少。

  其次,在大夏龙雀断裂之后,姜子柔终于有了新的兵器,而且可以成长,不论威力还是潜力,都让人满意。

  小心将乾坤鼎收好。

  挂在腰间的流苏带子上,姜子柔脚下,是一片漆黑的魔渊。

  没有了乾坤鼎的镇压。

  丝丝缕缕的魔气从中缓缓逸散出来,开始改变周围的环境。

  实际上。

  在大夏十三州之内,妖魔复苏的脚步从未停止。

  只不过分布在各州的武道军团如今已经成了气候,在魔灾造成大的影响之前,便将其提前铲除。

  和魔物战斗是非常危险的事情。

  他们不仅实力强大,生命力也极为顽强。

  而如果不小心被魔气所侵染,轻则走火入魔身受重创,重则失去神智,坠入魔道。

  绕是武道军团装备精良,实力强大。

  到如今,伤亡也极为惨重。

  而大夏今日的昌盛、和平,便是建立在这些默默无闻的英雄身上。

  “唉…”

  想到这里,姜子柔也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  她今日拿走乾坤鼎,魔气逸散的速度必然加快,有可能会导致一些预料之外的后果出现。

  所以,她必须要做一些防备措施。

  甚至是要比昔日的姜太祖做的更好才行。

  她的想法很简单。

  与其说是在十三州内,被动的和妖魔交手,无休止的追捕,猎杀,疲于应对。

  还不如直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  她此番前往魔界。

  除了打听和天劫上有关的消息之外。

  另外的一个计划,便是准备利用“不灭”天赋,在魔界控制一支势力。

  让魔界自己的人,来替姜子柔看守通道。

  这样解决问题,自然高明许多。

  ……

  “我想进去看看。”

  金明兮眼中泛着兴奋的光芒,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好奇。

  “我觉得这样不太好。”

  苍鸟看起来有些怯懦,金明兮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他。

  而是仰起头,看着另一旁的玄蛇。

  神情柔媚。

  “里面说不定会有危险…而且神武地窟快要出世,我们这样到处乱跑,恐怕会错过机缘,长老们也会不喜。”

  “就你事多!”

  金明兮柳眉倒竖,瞪了苍鸟一眼。

  她转身,抱着玄色的臂膀,娇声道:“玄蛇师兄,陪我一起去好吗…万一真的在里面发现了宝物,那师门一定会给我们奖励的。”

  身材高大,面容阴霾,一身黑羽的玄蛇神色重也隐隐有些纠结。

  可当金明兮贴在他身上时。

  他心情荡漾。

  金明兮是青峰圣山中一位大长老的女儿。

  若是能与她结成道侣,那自然是极好的一件事情。

  当然…在这之前,他也是一直这样打算的。

  很快,玄蛇心中有了取舍。

  他伸手,环过金明兮纤腰,放在少女的翘臀之上,嗓音低沉道:“师妹有请,自然无法拒绝。”

  “…师兄你真坏。”

  她脸色泛红,轻轻捶了下玄蛇胸膛。

  两人并肩而行,顺着那条小路,没入灰雾高墙之中。

  苍鸟呆在两人身后。

  心头警兆大起,咬咬牙,取出一片羽毛,将消息记载在起上。

  青翠的羽毛化成飞鸟,速度极快,转眼间消失在空中。

  见此。

  他松了口气,跟在两人身后,没入前方狭小的通道之中。

  ……

  “咻!”

  耳畔是呼啸的狂风。

  魔气浓郁,却并不纯净,散发着一股硫磺般灼热的味道。

  姜子柔闭着眼,用元气封住口鼻。

  从魔窟中一坠而下。

 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,失重感渐渐消失,狭窄的视野开阔起来,四周一片空旷。

  天上没有阳光。

  只有几多灰黑色的乌云,目光所及,到处都是一片混沌,和当日在雷劫战场上所见相差不多。

  只是少了那些疯狂的魔物。

  没有了那些矗立在天边的巨大山峰。

  地面干裂,比塞北的戈壁还要荒芜百倍,漆黑土地上布满了裂缝,某些裂缝中流淌着暗红。

  不知是血还是岩浆。

  散发着极为刺鼻的味道。

  “魔界和我想象中的并不太一样…”

  姜子柔已经做好了被围攻的准备,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,眼前一片荒芜,没有任何生物。

  甚至是向着很远处眺望也是如此。

  景色单调的让人绝望。

  “呃…”

  姜子柔挠了挠头,有些苦恼,觉得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就出现了大问题。

  而恰在这时,车轮滚动的声音从一片荒山中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