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立规矩

  徐氏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她从闺女下车就看不对劲来了,果然!

  “快跟娘说说是咋回事!快别哭了,娘的乖囡囡,娘的心都被你哭碎了!”徐氏搂过花秀红,眼里也流出泪水,满脸的心疼!

  “新婚第二日,不过晚起了一会儿,就有那五六个丫头不经通报,便掀了女儿的被子,娘~女儿这辈子没有这般丢人过!呜呜呜……”花秀红边哭边叙述着,徐氏听得老脸泛白,她虽然一直在花家作威作福,可是花家人口简单,她也不过是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排揎江氏,哪里晓得这些腌臜事,听花秀红的叙述,她的帕子揪得紧紧地,心里也越发抽疼。

  原来,新婚当日,李福满尚且知道怜香惜玉,对花秀红还算温柔小意。

  直到第二日一早,花秀红还睡着,就有四五个丫头推门而入,掀被子的掀被子,打帘子地打帘子,没有一人将她放在眼里!花秀红被懵头转向的从床上薅起,有一个唤萍儿的婢子,更是强行在将她的被褥翻得个底朝天,后来还对她一脸不屑哼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  不大一会儿,李家的老太太,就由一个老嬷嬷搀着进来了,她的脸色铁青,嘴里说出不三不四的话来,可怜花秀红只穿着一个红肚兜,窝在床脚任她羞辱!

  直到后来,她隐约才听明白,原来那老夫人的一腔怨恨,都是因为她当初让李福满剁去一根手指,还说她是不清白的女子,新婚之夜,连落红都不曾有,还好意思让李福满全心相待!

  她的新婚丈夫李福满,也不上前来帮她解围,只是任由她被这些人羞辱!

  直到李老夫人说得越发难听,他才慢腾腾地从枕头下边,掏出带着殷红血迹的元帕!李老夫人这才顺了心,又带着一大群婢子呼啦啦地散去。

  花秀红哪里受过这般侮辱,她哭得肝肠寸断,那李福满却只是不痛不痒地安慰了她几句,便离去了!

  这还不算,早饭时候还要被立规矩,说什么“长者起居,新妇需在其旁侍立”!

  可怜她顶着酸痛的身子,为李老太太端茶布菜,别人吃饭她站着,别人喝水她伺候,不是水烫了,就是菜不合口味了,被折腾得够呛!花秀红虽说是出身农家,从小也是被徐氏娇养着长大,何曾受过这般委屈,当场便想撒赖放泼!

  没想到的是,李老夫人轻飘飘的一句话:“若是不想伺候我这老不死的,大可离了我这!和离也罢,休书也罢,全都奉上便是!”花秀红哪曾想到,不过新婚第二日,就被婆婆说出这般无情的话,可是她能和离吗?新婚第二日和离,她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?

  “好个刁妇,区区商贾之家,好大的排面!”徐氏听得心惊,一口牙齿差点咬碎!

  花秀红扑到徐氏怀里,哭的更凶,接下来说的话,让徐氏险些背过气去!原来,更气人的是,终于熬到了晚上,李福满却没有来花秀英的房里过夜,她好奇之下出去寻找,却在那个叫萍儿的丫头房里听到了动静,还听到李福满说的那句:“……她哪里有你这般知情识趣,虽说是个处子,在床榻之上却像是块僵硬的木头,哪里能伺候得爷尽兴,不过是个漂亮一些的花瓶罢了,还是我的萍儿得我的心……”花秀红说到这里,又哭得肝肠寸断,好不伤心!

  “我的秀红啊,娘的心肝,你咋能受这般委屈!我去找那李福满理论,他凭啥对你如此怠慢!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娇女,为啥给他家人如此作践!”徐氏手一拍,就要去找李福满。

  “娘!别去,别去!那李老夫人说了,若是闹大了,一封休书便罢了,您真的想让女儿才成亲几日便被休弃吗?这样的话,女儿不如一条白绫死了干净!”花秀红拉住徐氏,娘俩抱头痛哭!

  那边厢,花富江有些讨好地凑到李福满面前说道:“妹婿,我这妹妹自小娇惯,有些不懂事的地方,希望您能多多海涵才是!”说完还一拱手作揖,显得极为谄媚。

  “三舅哥说笑了,秀红她性子直爽,率真可爱,我自是会好好疼惜她的!你多多放心便是了!”李福满对花富江的恭维很是受用。

  “我小妹能嫁给你这般通情达理之人,实在是她的福分,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可要多多来往才是!”花富江见他如此,更是舔着脸坐到了李福满的下首。

  “咳!”花老爷子见小儿子这幅谄媚的样子,忍不住干咳一声,花秀英端着一个茶盘进来,先将第一杯茶上到了李福满的面前,一脸地讨好:“妹婿,请喝茶!这是上好的云雾茶,爹的老友从京城里带来的,您尝尝!”

  花老爷子眉心一跳,虽然觉得不悦,却到底城府深一些,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“哎~大姐,不敢当,不敢当!这个茶先给岳父才是,福满是晚辈,怎好先行享用,岳父,您先请用!”李福满到底不傻,他连忙将茶盏端到花老爷子旁边的小几上,花老爷子脸色总算好看一些,他中气十足地一笑:“无妨的,都是一家人,不需如此客气!”

  花秀英心里一个激灵,光顾着讨好李福满,居然忘了长幼有序的规矩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又给李福满上了第二杯,这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干咳声,花富海有些不悦地看着她,得!这又犯了花富海的忌讳,花秀英一脸的窘迫!

  “咳,秀英啊,你去看看你娘席面准备得如何了!这都快中午了,也该准备开宴了!”花老爷子适时开口,缓解了她的尴尬!花秀英应了一声,快步出去。

  “娘,你咋才出来,我小姨和我外婆关在屋里不知道说啥,你快去看看吧!”王凤娇迎上来,娘俩交换一个眼神,都朝着西厢房而去,门是从里面锁上的,花秀英没推开,就轻轻地敲门:“娘,是我,快开门啊,小妹回门,我还没好好看看呢。”

  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露出徐氏那张眼泡红肿的老脸,花秀英上前搀扶着老娘的手臂,说道:“娘,您这是咋啦?我小妹成亲是大喜的日子,您咋这般伤心?”

  徐氏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妹子这门亲事,怕是做糟了,早前都是花婆子来说得天花乱坠,看我下次遇见她,不撕了她的嘴!”她的眼睛里要冒出火来,对花婆子也是恨得牙痒痒!徐氏此刻,浑然忘记这门亲事是花秀红死皮赖脸的上赶着的。